中文|English

今天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中心专家 > 专家论点

在电子商务法草案中规定快递服务的思考与建议

发布时间:2016-08-22

  电子商务法草案起草小组在电子商务法草案(2015年12月稿)(以下简称草案)第三章电子商务交易与服务第三节中规定了快递物流和交付,共7条。
  对于是否在草案中规定快递物流这一节(以下简称“规定”),有的学者和部门有一些不同意见。在此,经过研究、思考,笔者认为有必要加以规定。理由如下:
一、从立法技术角度看,规定是对法律体系的完善
  法律体系,是指由一国现行的全部法律规范按照不同的法律部门分类组合而形成的一个呈体系化的有机联系的统一整体。  也有学者认为,法律体系不仅指整体上的法律规范的总和,还涵盖了法律实践活动的状况。其中法律规定、法律实践和主流法律意识是体系中的三大基本要素,三者之间是一个相互关联的有机整体。
  2011年3月10日,吴邦国委员长在十一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上宣布:一个立足中国国情和实际、适应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需要、集中体现党和人民意志的,以宪法为统帅,以宪法相关法、民法商法等多个法律部门的法律为主干,由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等多个层次的法律规范构成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已经形成。
  法律体系的形成,表明相应的法律规范及其法律制度已经具备,与之紧密关联的是法律体系的不断完备和健全。法律体系的完备和健全,不仅指形式上其门类齐全,更是指其内容与形式、数量与质量的科学、统一、衔接,在贯彻施行过程中,不同法律之间对于所调整的关系既有其内在的规定性、针对性、指向性,又要与社会需求相一致,各个法律之间互为作用,相互补充,在实践中形成具有动态性、兼容性、发展性,切实能用、好用、管用的“良法善治体系”。有的学者将其称为“内部与外部的和谐”。
  在对草案的论证过程中,有的意见认为,邮政法在第六章专章共10条规定了快递业务,确立了快递企业的法律地位,草案没有必要做出重复规定。
  仅从标题上看,确有重复之处,但仔细分析草案规定的内容,不难发现两部法律的侧重点是有所不同的。邮政法主要规定了快递企业设立的经营许可、资质条件、组织架构、经营范围、国际快递业务的监管体制,等等。应该说,邮政法是快递企业设立和开展经营活动的法律依据,但邮政法并没有对快递企业的服务,如收投、交付、代收、交寄的安全责任、加盟等重要环节作出规定。邮政法的修订是在2009年,当时快递企业的发展远不如今天迅猛,地位远不如今天重要,人民群众使用的需求远不如今天广泛,实践中暴露的问题远不如今天充分,但邮政法确立的快递企业不分所有制共同发展的法律关系和法律地位、充分鼓励竞争的机制,为快递企业的迅猛发展起到了保驾护航的作用,是立法引领推动经济发展的典范。
  邮政法和电子商务法,一个侧重设立、组织架构和监管体制,一个侧重服务和安全,在相互关联的法律体系的有机整体中相互衔接、补充,犹如车之两轮,鸟之两翼,相得益彰,体现了“内部与外部的和谐”。
二、从经济发展的需要看,规定是促进电子商务持续健康发展之必要条件
  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00931亿元,比上年增长10.7%;其中全国网上消费品零售总额38773亿元,比上年增长33.3%。电子商务成为推动服务业转型升级,催生新兴业态的新力量,经济发展新的原动力,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提供了新的空间。快递物流服务是电子商务经济链条上不可或缺的环节,解决了电子商务“最后一公里”的问题。试想,电子商务平台提供的产品质量再好,种类再齐全,最后不能送到消费者手中,也只能是“镜中看花,水中望月”,实现不了电子商务活动的最终目的。也就是经济学上常说的,价值没有实现。在这个意义上说,快递服务是电子商务的支撑。
  电子商务法是一部综合性的法律,犹如一根链条,对电子商务活动的重要环节,如经营主体、电子合同、电子支付、交易信息、权益保护等均作了规定。因此,对快递物流这样重要的、属于支撑性的环节也应该予以规定。否则,这部法律调整的电子商务活动将是不完整、有缺憾的。我们立法,在观念、方式、制度设计上都要与时俱进。要积极把握经济不同发展阶段的特征,妥善处理法律规范的稳定性与变动性、现实性与前瞻性、原则性与可操作性的关系,使法律更好地适应全面深化改革和经济社会发展的现实需要。
三、从法学理论研究看,规定是发挥立法引领推动作用的重要体现
  在中国,快递业是国民经济的一匹“黑马”。“十二五”期间,其与电子商务协同发展,稳居世界第一,收入占GDP比重从0.3%提高到0.6%,五年新增就业岗位100万个以上,业务量突破200亿件,初步形成了6家年营业收入超200亿元、9家年营业收入超100亿元的快递企业集群。“十三五”期间,快递业的核心竞争力将持续增强,预计年业务量有望达到500亿件,业务收入超8000亿元,将产生若干家收入超500亿甚至千亿的大型快递企业。2016年作为决胜阶段的开局之年,预计全年快递业务量完成275亿件,同比增长34%;快递业务收入完成3530亿元,同比增长28%。
  快递业的发展成就有目共睹,全国人民都在利用、享受着网上购物,快递到家的便利。比起西方发达国家,中国的快递更加迅速高效,成本更加低廉,服务更加周到。同时,也必须看到我国的快递业存在着发展方式粗放、服务不够规范、安全隐患较多、国际竞争力不强等问题。要保证电子商务的支撑环节快递业的持续有序发展,必须提高服务质量,提升服务水平,才能增强国际竞争力。最根本的举措就是要充分发挥法律的引领推动作用。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明确提出,实现立法和改革决策相衔接,做到重大改革于法有据、立法主动适应改革和经济社会发展需要。当前,在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时期,立法的功能除总结以往经验、肯定已有做法,更重要的是要重视引领,增强前瞻,坚持立法先行,充分发挥立法的引领和推动作用。一是要通过立法做好顶层设计,运用法律手段调整利益关系;二是把做好顶层设计同先行先试、探索创新有机结合起来,引领改革进程;三是研究解决好现行法律与改革实践之间的关系,保证改革在法治的轨道上积极有序进行。
  在此,建议对电子商务领域中的改革举措和创新需求,要从立法上积极研究可行路径和解决办法,而不是从“本本”出发,戴着有色眼镜,抱着定式思维去考虑、对待充满活力的、多种表现形式的经济生活。立法工作的实践告诉我们,在经济活动中,首先,对于实践证明已经比较成熟的经验与做法,应当在法律中做出具体规定。如快递业在电子商务活动中关于加盟、服务承诺、安全责任等经验与做法,经过6年多的实践,已经相当成熟,草案将其规范化、固定化,对于快递业提高服务质量与水平,加强标准化管理,增强国际竞争力是适时而必要的。其次,对于实践经验尚不成熟、又需要在法律中作出规定的,可先作出原则性规定,明确改革的基本方向和主要措施,边积累经验边修改完善。
  法律是治国之重器,良法是善治之前提。电子商务法适应深化改革时代的发展,顺应经济新业态的需求应运而生。正如草案开宗明义地指出,立法目的是为了促进电子商务产业持续健康发展,创造有利于发展的市场环境,规范市场秩序,保障电子商务活动中各方主体的合法权益。
(作者简介:宋燕妮 原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经济法室副巡视员)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所有:国家邮政局发展研究中心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单位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北礼士路甲8号 邮编:100868

京ICP备11026704号